Alternative content

Get Adobe Flash player

  • 首頁
  • 政協概況
  • 政協新聞
  • 領導講話
  • 提案工作
  • 調研視察
  • 文史廣角
  • 理論與實踐
  • 委員風采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史廣角

“孫總理逝世周年紀念碑”出土重立史話

作者:顏成才 發布時間:2017/3/27 點擊: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欽州港逸仙公園(又稱仙島公園)正面階梯平臺上聳立著一座“孫總理逝世周年紀念碑”(下稱紀念碑),這座紀念碑歷時近90年,怎么立于逸仙公園的?這是真文物嗎?是不是贗品?欽縣人為何樹碑?尊稱為何稱孫總理而不是孫大總統?為釋疑解惑,筆者有必要作一番考證。

紀念碑初始建立于1926年3月12日(實于2月已立妥,3月12日舉行揭幕紀念活動。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生于廣東香山縣,1925年3月12日在北京逝世,享年59歲),是欽縣各界人士為紀念偉大的民主革命先行者孫中山先生逝世一周年而用黃粉色花崗巖石刻制建立的。碑體四面皆陰刻隸體碑文,正面是:“孫總理逝世周年紀念碑”,左右兩面分別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總理遺訓,碑背:“欽縣軍政農工商學各界敬立”。基座系磚砌,批搪紅毛泥(水泥)而立碑于上。碑座正面刻有“精神不死,重于泰山”八個隸書字。原聳立于民國欽縣黨部南門前(中山公園南湖東頭),離湖邊約1米處(今市群眾藝術館后面)。

1939年11月6日,日寇在龍門登陸,強奸擄掠,軍政民眾無力抵抗,欽縣淪陷。日寇修筑窄軌小型火車路,從防城茅嶺對岸康熙嶺起,到傍欽轉入欽州,修接飛機場。往北修至大垌稔子坪,徑往南寧。進城路基段由今市三小、協盛西路口水利溝脊,到中山公園北坡(今舊廣電局西門,建國初期直到1962年路基還殘存)和飛機場(今市環境衛生管理處——城廂街、新城路一帶)之間發現了紀念碑,日寇便瘋狂地將紀念碑推倒沉入湖里。

到了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每年冬季開塘捕魚后,農民都抽干東湖(在今一馬路百貨大樓斜對面公園路中間的房屋處)水挖塘泥作肥料,因為東湖在鈞天旅社背后的湖邊樓廁,也養有魚,塘泥非常肥。其余中湖(與南湖有橋洞相通)、南湖、西湖、北湖(后用作蓮藕塘)都沒人挖塘泥,因為塘泥又瘦又薄。冬季湖水干竭,南湖東頭稍高,自然露出湖邊淤泥,半干涸后才有一些人擔半干塘泥上岸,這樣,紀念碑就露出淤泥了。筆者年青時親眼見過挖去塘泥后,紀念碑橫臥在湖中爛泥里。但是,人們都以為是一條普通石條,無人問津。

直到1993年2月3日①,市文化館用位于市廣電局(舊樓)前的平房宿舍,兌換園林管理處南湖東頭相應的土地建宿舍樓,挖地基時,才把紀念碑從湖東頭挖出來,僥幸全碑完好無損。出土后,有些人說仍立在原處;有些人說立在天涯亭旁;有些人說應該立在大花壇;但又有人反駁,立在原處太封閉,立在天涯亭地場太狹窄,立在大花壇也不宜瞻仰,甚至影響司機視線。這樣擱置到7月上旬,才由市博物館文博專家吳斯俊老師主持拉回三宣堂保管。

逸仙公園建成后,為使紀念碑重新聳立在應立的地方,經市博物館與欽州港工管委聯系,將紀念碑運到欽州港,于1998年12月25日在逸仙公園正面階梯平臺上重立,正方形基座高0.63米,邊長寬各1.24米,基座上立8根欄柱,圍有垂弧鐵鏈,碑體原形:正方錐形體,兩面碑底各寬0.335米,碑高2.60米,全高3.40米,顯得莊嚴肅穆!

欽州市人民政府于1999年4月2日公布為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一個縣的百姓自發為孫中山樹立紀念碑,在全國確實是極少的,難怪一些人產生疑問。欽縣人為孫中山樹碑的主要原因是:一、孫中山自1895年10月發動第一次武裝起義失敗后,他流亡海外13年,回國第一站先回欽縣,親自策劃、發動反糖捐;二、孫中山重視欽縣建設,他在《建國方略之二〈物質建設〉(實業計劃)》巨著中,規劃在欽州建設全國的二等港;所以,欽縣民眾對孫中山特別崇敬、擁戴和富有感情;三、國民革命軍團政治指導員李仕予提議建碑,深孚眾望。

讓我們穿越時空,追溯歷史。清光緒三十二(1906)年,清廷腐敗貧弱。欽廉道道尹王秉恩借著興辦子虛烏有的欽廉政治學堂,搜刮民脂民膏。除原有田賦、雞、鴨、鵝、豬、水果、蔬菜等苛捐雜稅一律照收外,還特別加征蔗區的蔗糖捐稅。欽縣三那(那麗、那思、那彭)民不聊生,反清情緒高漲。1905年8月孫中山從日本返程越南開展同盟會革命活動。1906年孫中山獲悉三那有反糖捐意愿后,就敏感地策劃在欽防邊陲建立武裝革命基地。1907年初,孫中山請興中會(1905年已合組同盟會)會員、商人梁少廷、梁建葵作向導,會同黃興、莊漢翹(女)等人裝扮商人與雙梁從鎮南關(友誼關)隨貨偷運駁殼槍潛回欽縣后,黃興、莊漢翹帶槍到那彭會見反糖捐領袖劉思裕,策動舉行反糖捐武裝斗爭。孫中山潛欽,由興中會員引薦,移樽就教70高齡的劉永福。二人一見如故,孫向劉曉以反清救國救民、不做亡國奴之革命大義。談及反糖捐斗爭若成功,將開辟欽廉靈防為民主革命基地的設想時,劉義表態說:“我是窮人出身,我絕不做朝廷的幫兇鎮壓百姓之事,請先生放心。”并表示:適當時機可借彈藥相助。劉義尊從孫主意,安排孫在師爺劉葵光家食宿。此后幾天,孫聯系革命黨人,策動反糖捐和籌劃成立同盟會欽州分會事宜,都在劉葵光家秘密商議。五六天后,孫中山辦完事仍返程越南。孫中山親自來欽領導和策動轟轟烈烈的反糖捐雖然失敗了,但是,為1911年的辛亥革命吹響了前奏曲,并且在欽縣民眾中留下深遠的影響。

我在1999年出版的《金灣晨光》中曾引用過的:“孫中山于1924年出版的《建國方略之二〈物質建設〉(實業計劃)》一書中規劃在全國興建大連、上海、廣州三個頭等大港和欽州、福州、營口、葫蘆島四個二等港(欽州屬南方第二大港)。”《建國方略之二〈物質建設〉(實業計劃)》此前(最早)發表在孫中山1919年于上海創辦的《建設》雜志上。1924年才把《心理建設》(1918年著)、《物質建設》(1919年著)、《社會建設》(1917年著)結集出版《建國方略》一書的。該書1956年編入《孫中山選集》;1981年編入《孫中山全集》(2006年二版重印)。

1924年1月,孫中山在廣州召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決定實行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三大政策”,實行國共合作。國民革命軍第四軍(軍長李濟深)第十師副師長兼二十八團團長蔣光鼐,收復廣東南路進駐欽州。該團政治指導李任予在欽州驚悉孫中山噩耗。1925年冬,在一次會議上,李任予提議在欽縣建立紀念碑,得以緬懷孫中山的豐功偉績,獲得各界人士的贊同,并推舉他負責籌建工作,1926年2月建成。

綜上所述:孫中山胸懷裝著欽縣,欽縣民眾心中感戴孫中山。孫中山英年早逝,驚悉孫總統駕崩時,欽縣百姓極為悲痛,為圓崇敬心愿,欽縣各界人士就自發籌備刻制紀念碑,到孫中山的忌日,聳立于縣黨部門前,以彰紀念。這是毫無疑義的,這是順理成章,合乎民心,眾望所歸的壯舉!

為什么碑上雕刻敬稱為孫總理,而不稱孫大總統呢?是的,孫中山確實兩次分別就任臨時大總統和非常大總統,此外還當選過大元帥。大略史跡如下:1911年(辛亥年,清宣統三年)10月10日,孫中山領導的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12月29日孫在南京受17省代表推舉為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1912年1月1日在南京宣誓就職。2月13日革命黨人與袁世凱妥協,被迫提請辭職,勝利果實被袁世凱竊取。1917年因段祺瑞解散國會,孫在廣州召開國會非常會議,組織護法軍政府當選大元帥。1918年受桂系軍閥挾制,被迫去職赴上海,1919年創辦《建設》雜志,發表《實業計劃(物質建設)》,并將中國革命黨改組為中國國民黨。1920年回廣東,1921年就任非常大總統,1922年因陳炯明叛變,退居上海。

欽縣各界人士為什么不稱大總統,也不稱大元帥,反而稱總理呢?因為孫中山于1905年在日本組成中國同盟會被推選為總理。欽縣人為了使紀念碑長久聳立,就得明智地“避諱”!因為民國初期在孫中山之后短短幾年間,就有袁世凱、黎元洪、馮國璋當過大總統,倘若哪個“大總統”不順心,或下令把紀念碑毀了。

欽縣各界人士不在乎他的職任,只在乎他為國為民做的好事,經過深思熟慮,審時度世,稱孫總理才是萬全之策。也因“避諱”避過了一任任大總統。紀念碑歷劫滄桑,才存留到今天,而且一直流傳下去,激勵后人。

注①:重立在欽州港逸仙公園階梯平臺上的“孫總理逝世周年紀念碑”底座背面簡介所泐“一九九二年出土”此時間有誤,估計是泐石者少刻一橫所致。經筆者多方走訪調查,采訪了從紀念碑出去當天到移送欽州港全程操辦的吳斯俊老師,他還保留有發表在報紙上的“紀念碑出土”新聞報道,并采訪了市文化館相關人員駱明娟等人,均證實出土時間為“1993年2月3日出土”。

 

本文來自:《欽州文史》第17輯《欽州港專輯》,2016.7

返回頁面頂部
极速飞艇中奖诀窍